来做志愿者吧朋友们,人间值得!

原创:岳毅桦

最近频频发布招募贴。

如果说为微澜图书馆招募的联合筹款人是微澜能持续发展的动力,为99公益日马拉松朗读活动招募的朗读志愿者是燎原星火,那这篇文章要招募的,就是微澜真正的“脊梁”——微澜图书馆的馆员志愿者。

成为微澜的馆员志愿者,意味着承诺在至少一个学期的时间里,能够每两周甚至每周去到城市边缘的打工子弟学校服务一次;意味 着将付出时间与精力用于辗转的交通、书架的整理、借阅系统的操作和与孩子的交流互动。

这些志愿者,就是微澜图书馆能够成为流动儿童身边“活”图书馆的脊梁

新学期即将拉开帷幕,北京、广州都有微澜分馆在期待你的到来。新志愿者还可以参加8月31日上午的北京线下培训。

阅读更多

七月关键词 | 确保完成落户目标1个亿 “1424.04万” “章子欣”

15年过去,今年已经18岁的他,还好吗?

左樵

这件事已经过去15年了,我还不时地忆起。

2004年,我还在北京一所中学担任教务员,负责学籍管理、招生、考试等等一摊子事。作为”资深”的教务员,不时会接到一些家长关于孩子升学政策方面的咨询。

一次,一位大姐打电话给我,跟我讨论她儿子未来上学的事。

阅读更多

北京市非京籍幼升小招生扫描(2014-2017年)——以西城、海淀、昌平三区为例

段孟宇/魏佳羽

2014年3月16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正式对外发布,一方面强调“推进符合条件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另一方面却要求” 严格控制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尽管规划中要求“保障随迁子女平等享有受教育权利”,但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非本地户籍儿童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的要求依然十分严格。

2014年以后,城市入学政策的变化对于流动儿童入学产生了哪些影响?

阅读更多

从流动到留守,三个“深圳儿童”返乡的这一年

以下文章来源于南都观察家 ,作者李萌,洛杉矶罗耀拉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

一到“小升初”,在深圳的数以万计的打工家庭,便会面临孩子无法入学的困境。其中有许多,已经决定把孩子送回老家,另一些,还对入学政策的临时宽宥抱有一丝期待。这些返乡儿童带走的,是他们对一座城市多年的记忆,对好友的不舍,对父母的眷恋……新面临的,则是对自我身份的重新认识。

为了解流动儿童返乡之后的适应情况,也为即将离开深圳的孩子提供支持,深圳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追踪了三位从深圳返回湖北老家初中入读的学生。

离开父母的她们,这一年还好么?

阅读更多

非京籍娃娃:“我想回北京上学”

△ 返乡学生在京参加暑期活动,图源:新公民计划
♣ 作者|芥末堆 大卫♠ 编辑|芥末堆 天一 吉吉

离京返乡一年后,刚上完初一的孙俊峰将被学校劝退,理由是他在寝室玩手机。孙俊峰曾在北京海淀区一家打工子弟学校上学,因在京高考无望,于去年八月提前返乡就学。

这一结果出乎何冉的意料,印象里孙俊峰并非惹事之人,玩手机也不会严重到退学的地步,唯一能让她想到的只有“成绩”。

何冉是新公民计划流动儿童小升初团体追踪项目负责人,过去一年,她跟踪了孙俊峰在京所在班级小升初选择后的变化,25个返乡的孩子中,几乎均出现成绩下滑的现象。

不过,学业的变化只是冰山上可显见的一角,更多的隐忧还在冰山之下。对于大多数在京打工子弟家庭来说,在京升学没有出路,返乡则意味着变数。在适应和建立新的关系网络上,他们常常手足无措。

据新公民计划提供的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在京小升初非京籍学生减少了23411人,占当年非京籍小学毕业生总数的45.5%。

何冉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会选择返乡就学,但她好奇他们会经历些什么?改变又会如何发生?

阅读更多

告别北京一年后,返乡的孩子们过得怎么样?

作者:秦宽;口述:何冉;原载于《南都观察》

四小时的高速列车旅程之后,柏亮(化名)回到了北京。这个14岁的孩子,个子又长高了,大圆脸,一头茂密的黑发。但是,看起来还是内敛、沉默,不爱说话。
问及返乡的情况,他停顿了十几秒,认真地掰了掰手指说:“我被老师打了三次。去年,他回河南驻马店,在陌生的老家独自开始了学习和生活。
这个暑假,和柏亮一同来北京的还有11个孩子,他们来自湖北、安徽、河南等省的11个地方。一年前,为了顺利升学,他们告别了北京,从流动儿童变为留守儿童。
过去一年,“新公民计划”(关注流动儿童教育的倡导机构)发起了一项追踪流动儿童返乡的计划。一年来,项目主管何冉与同事们追访这些被回流的孩子,跟他们下乡、调查,与他们的父母和老师对话。何冉说,他们记录下的,是在时代变革下被迫返乡的孩子的个体遭遇,这遭遇中有在新生活里的不适与消沉,尴尬与沉默,以及他们对自身命运转变后的思考。
▲ 在中国,8个孩子里大约有3个是流动或留守状态。在这1.03亿流动留守儿童中,其中流动儿童有3426万,留守儿童有6877万,留守儿童中城镇留守儿童有2826万,农村留守儿童有4051万。© 新公民计划
以下是何冉的口述: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