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儿童问题的解决之道

作者:魏佳羽

作为流动儿童教育一线的工作者,我跑过学校,跑过社区中心,先跟大家分享几个大家在任何统计数据中都看不到的信息。

第一件事情,我想讲讲从一线视角看到的政策变化和影响。2014年8月的时候,据我们统计,北京有打工子弟学校数量127所,其中大约一半没有办学许可证,所以你在任何公开的统计数字都是看不到这些学校的,那个时候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在校学生大概有十万。到了2018年8月,学校数还有102所,但是学生人数差不多只有5万,这是很明显的变化,四年的时间里,学生数量从十万变成五万。另外,还有一组更小的数据。今年年初我们跟踪了一个打工子弟学校六年级毕业班的学生,一共43个孩子,他们小学毕业之后有25个回老家了,25个回老家的孩子里只有一个是母亲陪伴返乡的,其他24个都是自己回去读初中的。
阅读更多

亲历| 北京大兴打工子弟学校拆迁风波

作者:岳毅桦

前言:

微澜图书馆北京8分馆所在的大兴忠诚学校在一个多月前接到了政府的拆迁通知。多年来,关于打工子弟学校拆迁的新闻虽然时而能见诸报端,可难免是记者作为局外人的事后描述。这次我身为微澜在忠诚学校的联络员,以半个“局内人”的身份,对“拆迁”风波有了更切身更真实的体会。一份记录,与关注打工子弟教育问题的朋友们分享。

阅读更多

一日馆员| “微澜大使”刘瑜来值班啦

12月14日,上周五学者、作家、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老师欣然赴微澜23馆(朝阳区十八里店小武基村双馨学校),参加了“一日馆员”公益活动,在低温的北京与孩子们度过了暖意满满的一天。

早在腾讯99公益日期间,刘瑜老师便在幕后为微澜图书馆做了大力的推广与宣传,现今刘瑜老师亲自到馆参与活动,一方面是对图书馆和孩子的惦记,另一方面是对微澜图书馆一直以来的支持与认可。对此,我们深表感激。
阅读更多

追踪No.6| “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作者:何冉

11月中上旬,全国的小学中学陆续迎来了期中考试。从北京的小学返回老家的初中独自念书的孩子们也迎来了第一次重要的考验。

他们满意自己的成绩吗?他们远在北京继续务工挣钱的父母们感到满意吗?还有那些选择了留在北京继续就读于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基本意味着已经放弃了大学之路的孩子们,他们又是如何度过自己的期中考呢?
阅读更多